本溪县小市镇中心学校——王勇

发布时间:2021-04-29

一个轻微的杂音扰乱了这样的静谧的时刻,我抬头顺声望去,原来是钟嘉怡和王子林这对同桌闹起了别扭,王子林是个淘气的小男孩儿,这会儿他正抬手打向他的同桌钟嘉怡。而钟嘉怡也不示弱也把拳头打向了王子林。我看到这一幕,顿时火气上了来,刚想来个河东狮吼,刚刚张开的嘴硬是压了下去,因为最近一直在学习网络课程-班主任能力的提升,瞬间的理智告诉我,不能白白学习。于是我很平静的把他们两个叫到我的面前。我轻轻地问了一句:“怎么回事儿呀?”我的脑子里飞速的旋转着,在想着课程当中何老师面对这样的问题,怎么处理的方法。这时,小男孩儿王子林说话了:“老师钟嘉怡老打我,因为我写字的时候占到了她的书桌。”钟嘉怡说:“不是的,老师,他总动我的东西。”“我没有,那天你还拿我一个小楷本不还我。”王子林抢着说道。“那天你还拿我的可擦笔,用坏了不还我。”钟嘉怡也不甘示弱地说。我一听,顿时明白了,这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积攒到一起引发了矛盾。想到了何老师的那个方法,就是让他们分别去找证据证明自己说的对。我说:“王子林,无论发生什么事,你是男子汉,你却跟小女生斤斤计较,这一点老师要批评你。但今天你俩这个小矛盾的发生,都是因为动了对方的东西。老师想让你们去找一找,谁看见你动了对方的东西,找到这样的证人,然后带过来给你作证,我再评判你俩谁对谁错,你们说这样可不可以?你们自己去找一下看见你动对方东西的证人。”这两个孩子表示同意,就这样回到了座位。我的心里一阵窃喜,幸好有这次学习,学到这样的处理方法,总比我河东狮吼来的有意义。于是我就静静的等待,其实结果我早已预料到。到下午的时候,先是王子林说找到了证人夏志新要给他作证,我让他带过来,结果真正带到我面前的时候,证人反悔了。而女孩儿钟嘉怡一直没有行动。我问钟嘉怡找没找到证人?钟嘉怡说:“老师,我找不到证人,没人给我作证。”我说:那你不打算赢他吗?你不打算纠正他吗?孩子说:“老师我都原谅他了。”在那一刻我心头一阵和煦的春风吹过,很舒服。到了第二天,有同学告诉我,这两个孩子又成了好朋友,又在一起彼此和谐的相处了。其实这也是我预料的结果,也是课程中何老师所指导的结果。这个小矛盾就这样不了了之。心里一直在感谢着何老师提供的好方法,也感谢这个平台的学习,让我有了这样的提升。我想在今后班级管理当中,多想想策略,多用点方法,结果一定是让人满意的。